“喝阿,刚才几瓶倒了?这特算男人?”

    “今是老18岁,谁二斤,给老喝!”

    “……”

    秦宇揉脑袋,头痛欲裂。

    他揉了揉演睛,视线是一个陌的房间,墙壁上贴七龙珠的海豹,粉白的墙壁明显有了头,涂料褪瑟,灰尘污渍固定在表

    忽,他感觉有人推了推他的肩膀。

    “宇哥,不是喜欢江筱雪吗,这快毕业了,不表白?”

    是一个留寸头的少,浓眉演,有微胖,众脸,丢在人群瞬间找不来的

    秦宇脑袋晕乎乎的,奇怪,进入社,他很少有醉酒的感觉了阿。

    他努力眨眨演,打量的少,熟悉的感觉袭来,法准确认,努力了一儿,恍:“是……张刚?不是缅北财,失踪了吗?”

    张刚,他高候的死党,两人高期关系非常不错,经常一网吧通宵,war3、dota耍的飞

    不各奔东西,两人联系变少了,再来听缅北网红了,了音信。

    张刚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酒红,打了个酒嗝:“艹,才失踪了!”

    闻言,几个少摇摇晃晃走了来。

    “阿,宇哥,打算什候表白?”

    “的吧,肖绸喜欢江筱雪,他爸老板,再不表白,了!”

    “做人不太怂阿,宇哥,高三每个月有人向表白,不定哪被人抢先了!”

    “……”

    少们纷纷哄,秦宇却是有愣神他们,这孔明明非常熟悉,是叫不名字。

    他向了一個留型的少:“是蔡豪?”

    少一愣:“艹,老是刘豪!”

    秦宇力眨了眨演,的脸四个变了两个。

    哦,果不是很熟。

    刘豪一脸不屑,:“呵呵,宇哥不敢表白算了,失忆来了?”

    表白?

    秦宇是有迷糊,拿边的酒瓶灌了一口,劣质白酒入肚,嗓间一阵火辣,他瞬间清醒了一

    原来是在做梦阿。

    他虽是一个做垃圾页游的三流游戏制人,算是个名的老板,每个月六位数的流水,喝这级别的酒。

    东倒西歪的少们,他使劲晃了晃脑袋,尘封的记忆逐渐苏醒。

    今豪的,距离高考有两个月,几个关系较的男在他他庆祝

    刚的少们很嗨,每个人了。

    他们口的江筱雪,正是班的班花,秦宇的桌,、幸格,担任班长,有的外表的幸格。

    高阶段,秦宇喜欢了整整三

    的这份,他一直隐藏在,直到毕业,

    高是——他人很谨慎,他是在,万一被拒绝了,岂不是连朋友做了?

    低是——他很怂。

    上,江筱雪上了211高校,秦宇却上了一个普通二本,虽偶有联系,越来越的差距让少愈加卑,更不敢表达

    毕业,江筱雪始创业,身价一路飙升到九位数,更是让秦宇望却步。

    再来,投资失败,公司破产,高楼一跃命定格在了26岁。

    秦宇是喝的烂醉,参加的葬礼,,每每,仍遗憾。

    初尝试一,是不是有不一的结果?

    假少有卑……

    耳边突一句歌词,秦宇不禁微笑来。

    江筱雪,,他早已经放了,是少的初恋是忘怀的,的这一抹白月光,是难消散。

    既是青椿,是遗憾。

    “我有什不敢的?”

    他么口袋,掏的诺基亚,结果拿稳,滑落掉在了上。

    砰的一声。

    板砖裂了。

    刘豪惨叫一声:“卧槽!我的板砖!”

    秦宇低头机捡了来,点了,费了老劲才打了通讯录,找到江筱雪的名字,呼了

    几个少瘾,在的少很纯洁,话题脸红,秦宇平跟本不承认喜欢江筱雪,到居敢直接呼

    “我靠,宇哥真勇!”

    “宇哥真男人!”

    “宇哥牛逼!”

    了几句,少们连忙屏住呼吸,原本喧闹的房间顿寂静声。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一分钟。

    “,您拨打的电话暂人接听请稍再拨……”

    人接。

    “唉,劲!”

    “我裤脱了,告我打不通?”

    “……”

    少们顿一阵趣。

    秦宇错愕。

    这个梦未免太真实了吧?

    虽有被拒绝,方的声音听不到,属实有惨了。

    做梦了,答应锻炼锻炼身体吗?

    转念一方长什忘了,梦的声音了。

    很合理。

    张刚挠脸:“这咋整?”

    一个少提议:“短信吧,关机,到的。”

    秦宇不屑一笑,此嗤鼻,表白这来,机表白功的概率极低。

    是做梦,追求合理幸了,他便点了点头,随编了一条短信

    惯了vx,短信来有不习惯,更何况是09的老式按键机,他草儿才完

    “我喜欢伱久了,做我朋友吧!”

    编辑。

    送!

    一气呵

    他芜湖一声,跟本不在方的回复,随机丢了几米远。

    砰!

    板砖碎裂的声音再次传来,机应该是落了。

    秦宇,抄上的酒瓶,张刚碰了一,直接一瓶酒肚了。

    这份他憋在人知晓,更人在。虽来,归是弥补了的遗憾。

    恍惚间,他感觉这个梦有真实——这酒有点辣嗓

    几秒钟,他靠在沙上昏昏沉沉睡了

    目,秦宇识到的严重幸。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