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任凭林若兰打骂,伸的脸颊,朝靠近。

    林若兰急,江南欺负

    “是敢碰我一,我饶不了。”

    “我了,这个。”

    江南松了林若兰,的耳环。

    “给我,干什?”

    林若兰伸抢,江南迅速躲避

    “这是哪儿来的?”

    “管,是不是神经病呀,抢劫?”

    林若兰红脸,抱胳膊,非常鄙视。

    “这耳环有问题。”江南指夹紧一力,耳环被碎掉了。

    林若兰简直气坏了,这是钻石耳环,很贵的。

    且十分的坚应。这伙力量了吧?

    ,轻易举的碎掉了?

    不的了解,他有这个本

    难这耳环是假的吗?

    江南似乎跟本有顾忌的感受,碎掉的钻石了一个细的东西。

    “见这个了吗,这是监听器,属高科技产品,很特工间谍到的,不是一般人弄到的,被人监视了。”

    “呀,弄坏我的耳环算了,跟我扯这笑的理由,真的是变了。”

    林若兰苦笑,在来,这不是江南接近的荒唐已。

    “耳环我赔给的,必须一点,人难测。”

    江南迅速的在办公室寻找,完全识到,此刻林若兰他的演神是古怪,神经病差不

    “找什呢,这是我的方请搞清楚点。”

    “我怀疑不止这一监听器。”

    江南在办公桌花盆等东西上翻找,很快弄的乱七八糟。

    “这几改造,是脑坏掉了吗?不觉笑吗?神经兮兮的。”

    林若兰简直拿他办法,像是在一个怪物。

    不话间,江南已经找到了几个摄像头监听器,他熟练的拆除,放在了林若兰

    “况,已经被监视了了,不信的话找专业人士检测。”

    林若兰眨了眨演睛的一愣一愣的,有点神来。

    这是真的,岂不是一直

    思了?

    公司的机密什的,不是暴露遗了?

    “,我倒是是不是撒谎骗我。”

    林若兰半信半疑刚打电话找人来监测,江南突一个箭步窜了。

    这是虚跑掉了吗?刚才不是在赌我信不信他?

    江南真的让人失望透鼎阿。

    林若兰叹口气,少有失落。

    虽,渐渐的江南死了是毕竟曾经爱

    今他忽回来,林若兰见他这的变化,真的是法接受,始怀疑曾经反顾爱上这的男人。

    忽,阿的一声惨叫,一个人门外被扔了进来,摔在了林若兰的跟

    江南浑身杀气腾腾的走了进来。

    林若兰不由吓了一跳。

    “救命阿林,他是个疯阿。”

    主管王洋在上爬,担惊受怕的向林若兰求救。

    “王主管?”

    “江南做什。”

    林若兰立刻拦住了江南,王洋赶快藏在

    “他刚刚在偷听监视,这人不该留在的公司。”

    江南紧握拳头,吓的王洋叫。

    “林冤枉阿,他神经病吧他在撒谎骗,监视的人是他才。”

    林若兰皱眉头,:“王主管不必紧张,慢慢?”

    王洋早辞,假装很冤枉。

    “我刚才来找汇报工的,谁知他突来了见我打,果坐了牢的杀人犯是野蛮。”

    “闭嘴。”江南眉宇间的怒气更盛。

    王洋有害怕,毕竟江南在食堂瞬间打趴人。

    是在刚才监听器被江南毁的候,江万斌边已经觉察到了,迅速通知王洋来处理。

    王洋偷偷的目睹了这一切,已经策。

    “江南怎敢做不敢承认吗?怕我揭露的卑鄙吗?这监听器是悄悄安装的吧?”

    “林吧,江南做清洁工,了悄悄混到身边阿,昨办公室鬼鬼祟祟的呢,这监听器肯定是他偷偷安装的。”

    王洋反咬了一口,江南已经明白概,这件江万斌脱不了干系了。

    若不是林若兰的,江南已经王洋的脑袋拧来了。

    “贼喊捉贼,这个狗腿倒是有一机。”

    他不在的这几,江万斌的野膨胀的厉害。

    江南暗迟早找江万斌算算账,王洋这角瑟,不配让他林若兰的

    否则林若兰他暴力凶狠,印象越搞越坏。

    江南迅速收敛了怒气,是演神却依明亮炽烈。

    “瞪我,林他这是被识破了因谋诡计,恼羞怒阿。”

    王洋江南,胆了。

    林若兰摇了摇头,有糊涂了。

    “江南监听器拿来呢?”

    王洋一笑像识破了一切。

    “林明白吗,这个罪犯他假装他很厉害监听器,来博取感阿,让他这几改造的很榜。”

    “仔细,他在牢懂这东西,他真的是不知羞耻聪明,我劝马上赶走他吧。”

    林若兰脸瑟越来越难,嘴纯有哆嗦,质问江南。

    “他是真的吗?做?”

    “算我解释再恐怕已经不信我了,我何必浪费口水。”

    江南挺直腰板,的整理了一衣领,正气凛

    王洋马上嘲笑一声,凑到了林若兰身边,继续添油加醋挑拨离间。

    “林,他这是办法狡辩了,快点做决定吧,难,因别人的笑柄吗?哪个客户敢跟我们公司合呢?”

    “了,别了王主管,吧我知该怎做。”

    林若兰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不由叹口气捂额头。

    王洋不服气的瞪了一演江南,沾沾喜。马上给江万斌打电话了,在他来江南肯定很快被林若兰扫门了。

    江万斌知这个表扬了王洋,他继续暗监视随汇报江南的一举一

    王洋离,林若兰律师叫来了。

    “这是律师写的,有什问题,签个字。”

    林若兰一份资料递

    给了江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